首页 - 贵阳资讯 - 长征路上的“四渡赤水”有何奇景?只有从战略角度回头看 才能认识战斗之神

长征路上的“四渡赤水”有何奇景?只有从战略角度回头看 才能认识战斗之神

发布时间:2022-03-07  分类:贵阳资讯  作者:admin  浏览:2711

林彪写了一封信,要求彭总“统率前敌”,这件事就发生在过赤水和杜乔金沙江之后。当时红军渡江到达四川会理地区,兵力减少到2万多人(湘江战役后剩下不到4万人,在贵州得到补充,但渡赤水时有损失)。年轻的林彪难免悲观。军团政委聂荣臻拒绝在这封信上签名,主席对此有所误解。他一直认为不是林彪的主意,才催生了遵义会议后的又一次重要会议“会理会议”。会上,主席有句话:“你还是个娃娃,懂什么”?所以四渡赤水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期间有过两次失利。第一个是益都赤水前的土城战役失利。红军吃了大亏,同时也失去了立即渡江北上与四方面军会师的机会。第二次是三都赤水前的鲁班场战役。红军未能吃掉中央军的周浑源部,战斗陷入了交火之中。后果是无法在贵州建立根据地,大踏步机动使不明真相的指战员一时间十分疲惫和困惑,于是林彪提出质疑。但四渡赤水依然是长征中最精致的一笔,只有从战略的角度才能真正理解。革命战争史上有太多辉煌的战役。晚年,主席特别提到四渡赤水是他一生的“得意之笔”。自然有独特的原因。美国作家哈里森在《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中写道:长征是独一无二的,长征是无与伦比的,四渡赤水是“长征史上最辉煌、最神奇的篇章”。那么魔力在哪里呢?这里必须在军事特长的范畴内解读:一、红军在四渡赤水的过程中最终确立了战略方向。军师李德不是菜鸟,只是太平庸了。他只会和高人一等的江军硬拼,而老蒋的德军顾问也不是菜鸟。他们准确地确定,红军长征的初步目标是跟随红6军团的脚步,前往湘鄂西苏区(何先生是那里的老大)与红2、6军团会合。所以湘江战役后,敌人在通往湘鄂西的路上布下重兵和四道封锁线,有“邀君入瓮”之势,因为李德的战斗太清晰了。关键时刻,红军到了湖南通道县,主席从田里走下来,力劝周公改变方向,不要自投罗网,以求“化兵为通道兵”。于是红军西进到了敌人实力相对较弱的贵州,召开了著名的遵义会议。这次会议不仅使主席重新回到了领导地位,而且作出了渡江入川与四方面军会师的战略决策。但在土城战役中,川军的战斗力大大超出了我们的预期,在贵州东北无法渡河入川,于是改为在贵州建立新的苏区。但是,经过几次战斗,我军逐渐发现,老蒋准备摆脱王家烈完全控制贵州的企图,在贵州立足已不太现实。因此,在不断的机动作战中,红军领导作出了最后的选择:去云南,继续绕道入川!第二,红军在一个缺乏回旋余地的狭窄地区难以捉摸。遵义会议后,红军主力集中在黔东北,而老蒋则调集大量兵力进行“围剿”。贵州北部多山,道路稀少。三万多红军部队要在几十万敌人的夹缝中机动,真是小错。红军在四渡赤水的过程中,多次与敌人的追击失之交臂,这就要求红军的指挥机关部署十分精确,红军官兵要最大限度地保持冷静。我们不妨把复杂的战场情况简单化;把杨 土城战役失败后,红军第一次西渡赤水河,进入黔西北扎西地区,这是不得已而为之,于是大批敌人接踵而至。气温差不多的时候,红军突然秘密折返赤水二渡,重新占领遵义,一口吃掉一万多敌人。敌人的主力不得不气喘吁吁地撤退。鲁班场战役失利,红军再次离开黔东北三都赤水河,敌人调兵追击。红军完成调动敌人的目的后,第四次强渡赤水河。这个时候整个东北和黔中的敌人都不多。在双方数十万大军来来往往的黔北山区,蒋赶不上红军主力的“决战”,可见主席用兵之神奇!第三,敌人的高层从来没有准确判断红军的战术目的。1935年1月19日至3月22日,老蒋、陈诚、杨永泰等自旋博士未能准确预测红军的战术目标,完全处于被动状态。红军第一次、第三次去赤水,老蒋以为对手要在黔西北渡江,便一边指挥军队追击,一边命令保护川军。红军第二次、第四次去赤水,老蒋判断红军是“漫无目的的流浪”,但从未想过红军会南下滇,因为对试图北上的红军来说,完全是“两个相反的方向”。结果红军第四次过赤水河后,迅速南渡乌江,前锋已接近贵阳。但恰好老蒋在桂阳督战,身边兵力不多(四个团),顿时乱了方寸。老蒋故作镇定,不肯逃跑,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将滇军主力转移到桂阳,等滇军出来,滇东北空无一人,这正是主席所料。红军在贵阳只是一声炮响,然后,面对滇军的方向,马不停蹄地进入云南。老蒋、龙云以为红军要取昆明,于是把能调动的部队全部用来守城,薛岳也率领中央军“转移昆明”。然而,红军又打了一枪,徒劳无功。摆出进攻昆明的架势后,突然转向北方。全军分七艘船渡过金沙江。多美啊!第四,红军终于跳出了十倍于敌的巨大包围圈。为了阻击黔北红军并将其消灭,老蒋调集了中央军、黔军、川军、滇军近四十万人。不要小看这三个西南劣牌,在山地行军作战上大大超越中央军,以至于红军在山地作战上的优势并不明显。红三军团第5师遭到黔军突袭,损失很大。结果,老师李天佑被免职。红军参谋长邓萍也在与黔军的战斗中牺牲了。川军的“熊猫”和滇军的孙渡还能打。正是在实力绝对劣势的情况下,之前的优势很难发挥出来。红军以灵活机动的战术,在云贵跨越数百里,最终跳出包围圈,将数十万敌军甩在身后。红军渡过金沙江整整一周后,薛岳的追兵到达江北。也就是说,红军战士大踏步把敌人甩得粉碎。原来两军在黔北扭打。打在一起,到最后居然被甩开七日行程,可见老蒋用兵之奔拙和蒋军机动能力之弱,也充分说明了红军“铁脚板”的厉害和主席指挥艺术的高超。整个四渡赤水战役进程中,一路被追击的红军,却先后消灭敌军四个师、两个旅另十个团,毙伤俘敌近40000人,甚至已经超过了红军自身的总兵力,这是何等的神奇!当然,由于敌强我弱,红军必须进行无休止的转移和撤退,要走回头路、马鞍路和弓背路,指战员们要付出无数的汗水和血水,在不理解总部战略意图的情况下,牢骚是难免的。然而长征胜利以后回过头去再看,重新进行兵棋推演和敌我双方的战役复盘,才知“毛主席用兵真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