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贵阳房产 - 晨读|花溪里的爱情

晨读|花溪里的爱情

发布时间:2022-06-02  分类:贵阳房产  作者:admin  浏览:7781

花溪路1000多米长,6米宽,中间是200米长的铺面,美得像一个穿着丝绸旗袍的少妇。梧桐、樟树、杉树、棕榈树绿了街道,草丛中花香四溢,路边一圈弯弯曲曲的圆环晶莹剔透。种植有11种珍贵水生植物,享有水下森林的美誉。鱼儿在堪比溪流的绿水中穿梭,岸边树上的花落入水中,自由漂流。真的变成花溪了。我有兴趣寻找花溪路名字的由来,即使我远在天涯海角,我也要去实地看看它的美。1号得知华西在贵阳。几天后,我直接从浦东机场飞到那里。从机场坐了20里的大巴,到了花溪景区。河里的水很清澈,没有花。我有点疑惑。来接我的贵州老战友说想看花?你周围都是花。我看到少数民族妇女穿着漂亮花哨的衣服走来走去。华西原是汉族、苗族、布依族、仡佬族等民族杂居的地方。由于仡佬族妇女爱穿花衣,徐霞客在游记中首次将此地记载为花仡佬。至于华西改名,那是300年后的事了。著名作家陈伯吹在《花溪一日间》中写道:“过桂阳不去华西,空手而回。”1959年,陈毅元帅在花溪镇住了一段时间休养。看过陈先生《七咏花溪》的诗:“真山真水无处不在,花溪布局更自然,十里河滩明如镜,花坛农田几步。”在那里,看到了华西真正的山和水,我陶醉了。路边有落花。我摘下花瓣,扔进河里去增添色彩。50年前,部队里来自云南、贵州、四川三省的士兵,在闲聊中开始了“谁不说我家乡好”的话题。云南兵美只在滇池,成都兵美在都江堰,上海兵赞黄浦江。贵州兵说,我生在一个“三尺平地三晴天”的穷省,长在一个啃玉米谷的穷镇。没什么好说的。在华西B&酒店的晚宴上;b,我对老同志说,你当年可以讲讲华西啊!“那时候谁知道贵阳还有华西!”战友说,从山沟里的小屋出去挑一桶水,要走好几里路的盘山小路。省城离他们那么远,我都没去过。弹指一挥间,数百座穷山今日变绿,金山银山随处可见。回想花溪落户上海贵阳娱乐时,花溪路两旁还是一片贫瘠的农田,夹杂着国民党战败留下的一些碉堡。上海市市长陈毅亲临西北角,以华西路为中心,在曹杨建村。住在“滚地龙”里的劳模和工人们翻身搬进了有厕所有厨房的幸福村。如今,一个70多岁的村庄对旧居进行了彻底改造,上海48处优秀历史建筑焕然一新,红瓦黄墙三层,每间煤浴室专用;黑色路面,绿树成荫,环境优美;休息亭、健身器材一应俱全;接好电线杆,把电线放进地里,新的路灯,雍容华贵。老小区的几个大门被改建,五角星呈环形竖立在大门上方。上海解放最经典的红色象征在老小区重现。站在上海花溪路上,感受新时代的宜居秀场,不禁想起贵州花溪的自然秀场。有了美美,华西充满了情怀。(王妙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