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贵阳教育 - 2014年 男孩被9个同学打成植物人 智商不足2岁 他现在怎么样了?

2014年 男孩被9个同学打成植物人 智商不足2岁 他现在怎么样了?

发布时间:2022-06-14  分类:贵阳教育  作者:admin  浏览:6149

校园暴力是社会上一种严重的违法行为,甚至可能构成犯罪。某大学曾经在六个省份做过调查,调查数据显示,校园欺凌发生率约为32.4%。也许大家都想象不到,中小学每三个学生中就有一个曾经或者正在遭受校园欺凌。因为校园欺凌现象非常严重,2020年,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进行了修订。通过收集学生的建议,我们发现学生最关心的两件事是学习减负和校园欺凌。这也从侧面说明,校园欺凌其实远比成年人想象的要严酷。校园欺凌不只是一时的伤害,而是对受害者家庭的永久打击。就像2014年贵州发生的一起校园欺凌惨案,一名14岁的初中生被9名同学殴打致残,智力水平还停留在两岁。然而,欺凌者试图欺骗和逃脱,事后欺凌者的家人和学校多次拒绝赔偿。被欺负学生的家长如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事情发生在贵州安顺的一所中学。因为学校要求初三学生在贵阳讯下午1点半之前到校学习,学生尹恒吃完午饭就匆匆赶到学校。然而,当他到达教室时,他被两个看起来充满敌意的陌生学生拦住了。领头的学生陈某是一个经常在学校捣乱的学生。他不仅无知,还经常纠集一群学生闹事。很多同学看到他就走来走去。陈某从其他学生那里听说尹恒说了他的坏话,他脾气暴躁。当然,他不能忍受这种“侮辱”,所以他带了八个“弟弟”去教训陈某。尹恒甚至不认识陈某等人。看到陈某诋毁他,他以为自己只是在无中生有,就没有理会,继续自学。然而,陈某没打算放他走。他给了他两个耳光,把他打倒在地。在殴打过程中,尹恒的眼镜被他们打碎,他的头被踢到桌子的角落里。后来,因为老师马上就要来了,陈某害怕被发现,所以他离开了现场。尹恒被打后感觉身体不适,但以为只是皮外伤,就没去医院。直到下午上课,他出现了呕吐和头晕的症状,无法继续坐在课桌上。老师发现后,并没有重视,以为只是普通的头疼脑热。(其实直到现在,老师也不知道尹恒怎么了。)然后尹恒因为受不了去了校医院治疗。但是治疗他的校医无法诊断他目前的真实情况,最后只对他的外伤进行了治疗。直到下午下课,尹恒才在同学的帮助下回到家中。他的父母发现他躺在床上不省人事,赶紧把他送到医院抢救。尹恒中途转院一次,医院开了好几次病危通知书。因为尹恒的大脑被打成多种重伤,已经出现了瘫痪、失语等症状。经过医院的抢救,尹恒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医生告诉家人,他已经成了植物人。即使他后来能醒过来,情况也不乐观。在尹恒住院期间,9名涉案学生也被警方调查。然而,起初,他们不仅否认犯罪,还诽谤尹恒,说尹恒对陈某实施了暴力,并用刀威胁,但他们是出于自卫。不过这种说法确实站不住脚,因为他们九个都不是尹恒班上的同学。既然是被欺负的,为什么要去殷恒的班?此外,虽然现场没有监控,但很多学生都在课堂上自习,目睹了欺凌事件,所以陈某等人的说法实在站不住脚。在民警的调查和盘问下,他们不得不承认故意伤害尹恒的事实。《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以残忍手段致人死亡或者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尹恒被鉴定为一级伤残(一级伤残是伤残等级中最重的一级),是重伤的结果。另外第十七条【刑事责任年龄】《刑法》已满十六周岁的人犯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人,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QJ、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质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未满十八周岁的人依照前三款被追究刑事责任的,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不满十六周岁未受刑事处罚的,由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责令管教;必要时,依法开展专项纠正教育。涉案的九名学生均已满十四周岁,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是已满十四周岁的行为人需要负刑事责任的罪名之一,不能因其年龄而免责。9名学生中,有两人什么都没做,只是参加活动,在旁边起哄,所以免于处罚,但要责令其家长严加管教。其他7名学生被判处相当刑罚,其中主谋陈某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四个月(因不满十八周岁,依法减轻处罚)。虽然欺凌学生已经受到刑事处罚,但尹恒和他的家人之后的生活几乎可以说是水深火热。尹恒预后良好,清醒,但智力仍停留在两岁孩子的水平。他只会说简单的单词,叫“爸爸妈妈”,却连“2 ^ 8”这样的数学题都不会算。因为后遗症严重,他不能自己动,只能靠年纪大的父亲抱着,每天翻身。更何况他们家一点都不富裕。尹恒的父母都是工薪阶层,月收入只有5000元。现在尹恒的妈妈请了长假照顾他,单位了解情况后也给了他优待,但这些都只是杯水车薪。有些人可能会有疑问。尹恒出事了。九个学生家庭和学校都要负责。他们应该赔钱。然而索赔之路远比想象中艰难。家属拒不承担责任,甚至夸口说:“我的孩子已经在坐牢了,得到应有的惩罚就不用赔钱了。”这种说辞似乎在暗示,尹恒要对涉事学生的处罚负责。学校也一再推脱说他们根本不应该承担责任。尹恒的父母实在无力承担巨额医疗费,于是在2018年将9名学生的家长和学校告上法庭,要求他们承担831万余元的赔偿费用。法院审理后,确认了307万元的费用,其余无法律依据。依据为由驳回。对于这起民事诉讼赔偿,首先是涉事学生,他们的家属肯定需要负民事赔偿责任。虽然我国刑法中,对于积极赔偿被害人的罪犯家属,可以酌情从轻处罚,但这并不意味着受到刑罚就不用赔偿民事责任。(《侵权责任法》第四条 侵权人因同一行为应当承担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的,不影响依法承担侵权责任。)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十条 二人以上实施危及他人人身、财产安全的行为,其中一人或者数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能够确定具体侵权人的,由侵权人承担责任;不能确定具体侵权人的,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经查明,造成尹恒受到头部重伤的主要是陈某的殴打行为,其他人的殴打行为也加重了尹恒的伤势,所以法院判处陈某家属承担主要赔偿责任,按比例33%赔偿101万余元;其余学生的家属则在3%-8%的赔偿比例范围内进行赔偿。另外,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九条 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未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应当承担责任。可知学校在出事时未能尽到教育、管理的职责,因为教职工未能及时将尹恒送医,也没有报警,甚至没有对涉事的学生进行处罚等控制措施,因此法院认定学校一方应当承担92万余元的赔偿责任。各个赔偿费用总计298万元。这起诉讼纠纷案例,虽然以尹恒家属获胜,但是他们的维权路还很漫长。在医疗纠纷案例中,如果不能完全计算后续护理、医疗费用,那么需要等到实际支出之后再提起诉讼。或许这对于患者家属来说才是最煎熬的,毕竟打官司非常损耗人的时间和精力,何况他们还要照顾尹恒。如果等到他们老了、去世了,谁又能帮助无法自主生活的尹恒呢?我们不得而知。(本文人名均为化名,部分图片为网图;文章禁止转载、抄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