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贵阳经济 - 陶华碧:两个儿子 一个盖了烂尾楼 一个砸了老干妈的招牌

陶华碧:两个儿子 一个盖了烂尾楼 一个砸了老干妈的招牌

发布时间:2022-06-14  分类:贵阳经济  作者:admin  浏览:4596

2021年,从公众视野中消失已久的陶华碧接受了媒体的专访。她已经74岁了。大儿子走出了烂尾楼;小儿子砸招牌;2020和腾讯的“鹅鹅悲痛”事件;马劳的品味很差;外界期待陶华碧对负面消息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然而,经过几十年的努力,从年纪轻轻不识字,到公司做大后不上市,陶华碧的各种传奇经历,现在听起来像是很多传奇。还是她的事,但她努力多年的世界,在内外夹击下,早已一点点变色。现在,只有老干妈的瓶盖上有陶华碧中年时的照片。但在岁月面前,回到半个世纪前,一切仿佛恍如隔世。陶华碧是贵州湄潭县永兴镇人。1947年,陶华碧的出生使一个农场家庭的孩子增加到八个。虽然她是最小的,但在她的童年,陶华碧几乎没有享受过父母溺爱的一天。以上七个孩子都是陶华碧的姐妹。所以,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年代,父母对小女儿陶华碧的怨恨,会是“为什么她又是女人了”。贫穷是那个时代的主旋律。吃不饱,更不用说上学了。即使中年以后开始做生意,除了简单的算账,陶华碧也只会写自己的名字。小小年纪,她就得给全家做饭。没有食物,我们经常要去山里和田野里挖野菜。有传言说,在那个时候,陶华碧用自己的辣椒来制作具有天然风味的辣椒酱。这种辣椒酱全家人都喜欢。20岁时,陶华碧嫁给了一名普通的地质勘测员。余生一目了然。接连生了两个孩子,生活负担依旧如故。尤其是老公生病后,她每月30块钱的工资大部分都花在了药上。对于这个家庭,陶华碧首先卖豆腐。半夜摸黑在家磨,天亮了再去早市卖。后来,陶华碧去了广州工作。为了省钱,她经常用自制的辣酱当蔬菜。当时她没想到,自制的辣椒酱会成为她未来命运的助燃剂。后来,老公走了。为了照顾两个孩子,陶华碧回到了贵州。她又开始做小生意了。我卖果冻,抡大锤,背黄泥。42岁时,陶华碧在贵阳市南明区龙洞堡街开了一家卖凉粉和凉面的小店。其实应该是大排档。不到十平米的小房子,连盖房子的砖头都是陶华碧一点一点攒下来的。这家店叫“实惠酒店”。就在附近一所学校旁边,小店后来真的让学生受益匪浅。陶华碧给那些没钱吃饭或没带钱的学生贷款。一个接一个,越来越多的学生来吃饭。甚至有时候,陶华碧看到孩子的衣服破了,也会帮他缝补。有一次,几个坏男孩又在打架。陶华碧了解到,在同学面前是老大的那个孩子家境贫寒。打架就是让其他同学请他吃一顿饭。陶华碧立刻原谅了他们的饭局。如果他们想吃就让他们来吃。从此,陶华碧成了这些学生的“养母”。转眼间,店开了四年多。1994年,贵阳市修建了环城路。陶华碧酒家所在的龙洞堡街成了主干道,四面八方路过的司机突然多了起来。从那以后,除了学生,司机成了餐馆里最重要的顾客。有时晚饭后,陶华碧会给司机送来自制的辣椒酱。她买不起别的东西。辣椒酱是自制的。这是给每个人的纪念品。长此以往,陶华碧自制的辣酱流传开来。有时候,城里人会去她店里买辣酱。从那以后,街道办事处的人经常敦促陶华碧:既然大家都喜欢吃你的辣酱,为什么不关闭餐馆,建立一个辣椒酱厂?起初,陶华碧没有考虑,旅馆关门了,附近的学生也没有吃饭。但是最后越来越多的人希望她去办厂。 不仅是街道办,还有之前接受过她资助的同学,希望她能办厂。于是,两年多后,陶华碧正式在南明区云观村建厂。前两个厂房是从村委会借来的。此时,陶华碧49岁,他的干妈也老了,于是公司取名为“干妈”。但谁也没有料到,在陶华碧过了半辈子后,他的后半生才刚刚开始。然而,当工厂成立时,一切都很困难。其实40人的工厂就是作坊式企业。没有机器,没有生产线,全是人工操作。其中,很多人不愿意做这两个过程:切辣椒和捣辣椒。强烈的刺激会使人工作时流泪,时间长了会灼伤皮肤。不得已,陶华碧起初只能把这两个过程留给自己。看着老板亲自上阵,员工们无话可说。在销售方面,陶华碧一开始就用了最笨的方法。辣椒酱生产出来,她就拎着篮子,走街串巷,亲自到食堂、商店去卖。有时,陶华碧甚至向商店承诺,辣椒酱卖出后他会给钱。如果卖不出去,可以退货。虽然方法有点笨,但问题的关键还是味道。很快,食堂和商店催促工厂多送些货。起初,装辣椒酱的瓶子是陶华碧找到玻璃厂时擦的。贵阳玻璃二厂因为销量小,根本看不上这个小客户。陶华碧坚定不移。今天不给瓶子我就不走。缠了几个小时,厂长终于忍不住了。厂长答应每次捡一些瓶子用。但是厂长长期拒绝供应几十瓶。一天,玻璃厂的厂长接到了一个来自陶华碧的电话。我以为她只需要几十瓶就能再开口了。谁知电话那头的陶华碧告诉他:我要一万瓶现金。是的,市场正在慢慢开放。陶华碧不用再在街上走来走去,所以他自己卖。公司成立第二年,员工人数增加到200多人。那时,即使陶华碧自己想在车间工作,他也没有时间。从生产到销售,从财务到人事,方方面面的事情,都得陶华碧一个人去操心。前半生,她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陶华碧很难同时处理这么多事情,因为它甚至认不出企业的名字。好在当时大儿子李桂山已经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工作。知道他妈妈处理业务不容易,她决定辞职去工厂帮忙。谁知道陶华碧坚决不同意。在她心目中,儿子绝对不能随便辞去公职。不过,李桂山已经下定决心要回家帮忙了。他来了,一幕接一幕。,悄悄把工作辞了。就这样,李贵山成了企业的第一任总经理。纵然是有了儿子帮忙,陶华碧还是觉得不够。她让儿子登出招聘广告,广招贤才。很快,一个叫王海峰的大学毕业生前来应聘了。陶华碧先让王海峰去干杂活剁辣椒,然后又辗转全国去打假。半年之后,她任命王海峰为办公室主任。再后来,王海峰成了企业的第三号人物。然而,随着企业的越做越大,各地的仿冒产品也越来越多。最多的时候,市场上居然出现了五十多种“老干妈”。为了打假,陶华碧下的力气很大。企业做大后,她甚至每年拿出百万,专门到全国各地去打假。即便如此,各种仿冒和假冒的品牌,还是层出不穷。而当年最轰动的,无疑是跟湖南老干妈长达三年的官司。当时的那款产品,几乎和陶华碧自家的产品一模一样。陶华碧不依不饶,从北京市二中院,打官司打到北京高院。尤其在国家商标局,双方更是斗得不可开交。后来很多人都劝陶华碧,算了吧,没必要再耗下去了。但陶华碧脾气很倔,我这是真货,它一个仿冒的假货,凭什么让着?正是她的坚持,2003年,陶华碧赢得了官司。此外,陶华碧的老干妈,也获得了国家商标局的注册证书。而那款仿冒的产品,其注册证书被正式注销。经过这场官司,陶华碧和她的老干妈声名远播。尤其趁着这股东风,又赢得了大片市场。陶华碧的这股“倔脾气”,尤其在经营上体现得更为突出。世人都知道,陶华碧的三不原则:不欠债、不贷款、不上市。还在1998年,老干妈的产值就达到了5000万。从那之后,来找她送贷款,商量上市的人,络绎不绝。有一回,厂里要扩大生产规模,陶华碧准备扩建厂房。正好那时候大部分的资金,都用在了原料上,建房一时没钱。有人就向陶华碧提议,干脆找ZF借吧。毕竟作为贵阳当地的纳税大户,陶华碧张口,肯定能借来钱。当时南明区ZF得知此事也很重视,专门协调建设银行给企业放款。一切准备就绪后,区政府给陶华碧打电话,让她去商量此事。陶华碧就带着一个会计过去了。来到区委办公室,上楼的时候,陶华碧和会计乘坐了电梯。整栋办公大楼,包括电梯在内都很旧了。走出电梯门的时候,因为电梯门坏了,挂住了陶华碧的衣服,让她摔了一跤。等她爬起来的时候就说,政府也这么困难,我们不借了。一旁的会计听了,满脸茫然。但从那之后,陶华碧再没有向政府和银行,借过一分钱。甚至到后来企业越做越大,银行主动送上门的贴息贷款,陶华碧也拒绝了。不贷款最大的底气,自然是企业的账面上,有充足的现金流。这能保证企业的正常运转,而且各种生意上的往来,也不会有欠债的情况发生。而随着企业账面上的资金越来越多,很多人,都曾经向陶华碧提议,上市融资。但是对于这样的提议,陶华碧每次都是拒绝。在陶华碧看来,上市就是纯粹的圈钱。圈了钱,各方入股,然后钱被拿走,剩下的债要企业一直背着。所以,陶华碧一再表示,这样的生意她不会干。等到两个儿子先后进入了企业,她也一再叮嘱他们,决不让老干妈上市。就在前几年,又有两家融资机构,企图说服陶华碧。但是,陶华碧还是一如既往的把他们赶跑了。企业做到亿元级别,员工也达到几千人,但是却不上市。在国内,老干妈应该是独此一家。然而,陶华碧在一天天老去。她的理念能否一直被贯彻下去,一开始是存疑的。随着她退居二线后,此前的理念无法贯彻下去,从怀疑渐渐变成了现实。67岁那年,陶华碧算是从一线退休了。她的小儿子李妙行(原先叫李辉),掌管了企业的所有业务。从老干妈换帅的那一刻起,变化就开始了。李妙行掌管生产后,首先就把长期用的贵州辣椒,换成了河南辣椒。此外,原来的人工酿制工序,也被机器取代。这么做,就是为了减去成本开支,增加利润。然而这么做的后果,却是让老干妈的口碑悄然下跌。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消费者经常抱怨,老干妈的味道变了,和之前不是一个味儿了。甚至于贵阳旅游贵州本地人都说老干妈在原料上以次充好,使用味精来提味儿。如此一来,老干妈的口碑渐渐不如从前。一直到2021年陶华碧接受采访,她才第一次正式回应,老干妈不存在质量问题,但不用贵州辣椒,确实导致口味变了。问题绝不仅仅是口味变了。小儿子接管企业的第二年,企业的一个前员工,将老干妈的配方,泄露给了竞争对手。这直接导致公司损失了一千多万元。此后在2017年,因为油烟污染问题,企业不断被群众举报。甚至3天时间被举报19次,当年还被中央环保督察组点名批评。又过了两年,企业的厂房失火,直接导致三分之一的产能受损。这一起又一起的负面事态,实际上标志着,自从小儿子接管后,并没有带领企业更上一层楼。换言之,从2014年以来,老干妈企业,一直在吃此前陶华碧积累下来的老本儿。只不过因为老干妈这么多年下来,在辣酱领域独占鳌头,因此还没有到伤筋动骨的地步。说白了,企业是陶华碧自己的,不管小儿子做的怎么样,她也没办法把他赶走撤换。至于大儿子李贵山,自从企业一天天做大后,他的商业目标一直在外面。早年的陶华碧,记着员工的生日,也会亲自给员工煮鸡蛋、征婚。这种管理模式朴实温暖,有很强的凝聚力。此后李贵山开始进入企业,他给企业带来了现代公司的管理制度和规章模式。原本不识字的陶华碧,也是在儿子的教授下,学会了在文件上签名。但是,母亲不想上市,儿子却对现代的资本运营非常向往。还在很早之前,李贵山就从事过房地产、医药以及酒店等领域的投资经营。2005年,他就在昆明投资锦泰大酒店,并一直运营至今。再后来,李贵山参与投资云润天阳楼盘。可惜,楼盘后来深陷烂尾纠纷,官司甚至都打到了最高法。虽然该地产公司一再发表声明,李贵山是独立投资人,和老干妈企业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李贵山的身上,毕竟有着陶华碧儿子这层身份。因此,自从工程烂尾后,老干妈企业,也被卷入了是非之争。而根据公开的信息,李贵山参与投资的地产公司,从成立到2017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5年累计亏损6000万元,2017年一年,就亏损4899万元。该公司的负债总额,2017年达到了9.54亿。从李贵山参与投资的项目经营来看,母亲陶华碧多年来的教导甚至说是警告,他一点也没有听进去。2021年的采访中,陶华碧也正式回应了烂尾楼事件。这是大儿子的个人行为,和老干妈企业没关系。彼时外界猜测,74岁的陶华碧,出面接受官媒采访,是不是要从幕后走向台前,甚至于要重新考虑老干妈企业的接班人选了。但这一切都只是猜测。自从小儿子接管企业频繁“作妖”,再加上近几年新辣酱品牌围追堵截,老干妈承受的压力确实很大。陶华碧或许有“杀敌”之心,但74岁的年龄,她实际上也回天乏术了。未来企业会怎么样,客观上来说,已经不是她个人能左右的了。再者,陶华碧通过早年的打拼,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她的辉煌,已经被定格;她的传说,也会代代传承。至于有人问,未来老干妈怎么办?这已经不是陶华碧必须得回答的了。文|二十二图片来源网络,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