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贵阳教育 - 胡林翼在贵州打黑除恶团伙中用了什么方法快速成功?

胡林翼在贵州打黑除恶团伙中用了什么方法快速成功?

发布时间:2022-06-14  分类:贵阳教育  作者:admin  浏览:5719

此后,贵州哪里土匪严重,上级就把他派到哪里。最多的时候,他们一举抓了290多个土匪,大部分都被他砍了头,堪称乱世重典。胡林翼大力肃清地方黑恶势力后,贵州开始逐渐改善地方治安,甚至从远至贵州的地方蔓延到故宫。连咸丰都问:“为什么胡林翼的官声那么好?”胡林翼的另类捐官与贵州山区打黑除恶的仕途崛起。道光十五年(1835年),胡林翼参加了乡试和乡试,但进行得相当顺利。他甚至以举人、进士的身份入了中学,然后进入翰林院,在那里被授予编辑的头衔。虽然以考试为荣,但胡林翼当时的个性还是比较个性的,早年对科举考试怀恨在心。他曾经说过“八股比焚书更有害”,当时他已经把注意力转向了经世致用的研究。几年后,由于服丧,胡林翼告别官场,回到家乡开始了隐居生活。然而,这种长期静止的生活方式让他越来越难以忍受。终于在1846年的一天,胡林翼拿出朋友们收集的几万块银子,来到吏部捐钱。胡林翼书信当时所有捐钱给官员的人,都想找个好地方,过几年把钱拿回来,再赚一笔。但胡林翼的选择让吏部大吃一惊,他主动选择了当时清朝最穷的地区贵州。如果花钱给贵州捐官,那将是当时官场最大的“荒唐之举”。但胡林翼有自己的解释:“我出身科举,但至今只是一个七品的低级官员。这次捐款真的是无奈之举,因为这也是我实现抱负的无奈之举。毕竟捐官是清朝的政治弊端。于是胡林翼的另类捐官成了他实现抱负的曲线理想。他哥哥不明白。他解释说,“世界上的官员越来越坏。捐官的人都选择有钱的地方做官发财。贵州,一片不毛之地,别人不当官,我偏要去贵州。是因为贵州的治理方式更好,讲礼义廉耻,懂民生不行贿。这样的地方还是有希望的。“刚开始,很多给他捐款的朋友听说他去了贵州,都很不解。他们不仅认为胡林翼不懂官场规则,而且认为捐给他的钱可能去了水漂。胡林翼耐心解释道:“正是因为这钱是大家给我的,我才第一次当官。只有在贫穷的地方,我才能保持自己的纯真,不辜负老师朋友的信任。“当时的贵州是偏远山区,当地黑恶势力猖獗,百姓深受其害。有些人不得不和家人一起躲在山洞里,以免被冥界毁灭。所以胡林翼主政的第一个政策就是对贵州黑恶势力的土匪进行全面的打击。首先,他处理了一大批受贿枉法的一般官员。这些人有的是非黑白,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内贼”。只有解决灯下黑的问题,才能有效打击土匪。胡林翼认为贵州“几万官兵都成了无用之人”。为了打击盗匪,胡林翼不再单纯依靠日益浮华的官兵,而是依靠当地民众。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依靠群众”。胡林翼总结“用民不如抓贼”。此后,在民众的配合下,提供了大量有关土匪的信息。得到线索后,胡林翼带领项勇去抓他,而胡林翼“鞠躬去抓他,穿短衣服,出入Xi岩,忘了卧室”。此后,贵州哪里土匪严重,上级就把他派到哪里。最多的时候,他们一下子抓了290多个土匪。大多数的b 1854年,清朝官员前往咸丰四年,太平军的迅速崛起加剧了整个清朝的动荡。从广西到湖南一路势如破竹,清朝顿时大乱,岌岌可危。在胡林翼眼里,长发是更大的邪恶力量。在曾国藩的领导下,他希望像胡林翼这样的人才能够为他所用,所以在请求朝廷把他调到湖南的时候,称赞他“有胆识,有威望,屡立战功”,“有才干,谨慎,是军中不可缺少的一员”。曾国藩上书后,胡林翼开始了与曾国藩合作的征程。虽然两人之前在京做官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但因为都是湖南人,曾国藩早年的日记中把两人的交往描述为“到胡润之地,问及傅毅安葬之事”但总的来说,两人的关系还是比较平淡的,基本以普通的人际交往告终。当时胡林翼29岁,曾国藩30岁。当我们在天下大乱之时再次相遇时,两人都已年过四十。这次会议意义重大。两人日后都成了“中兴名臣”,并助大厦倒塌。虽然湖南战事频仍,但那天无论是晴天还是阴天,刮风下雨,都是天价。重要的是,两人都经历了官场的沧桑,都成为了稳重成熟,有操守的官员。怀着相同的为官理想,两人再次相遇,他们携手“拯救天心”。从此,胡林翼在湖南官场结交了许多有道德的朋友,并使他越来越坚持自己的为官理想,最后,他要“万古太平”。胡林翼带着1000多名士兵赶到湖北,那里当时驻扎着6000多名太平军。临行前,胡林翼给妻子写了一封告别信,“一个迂腐书生的耳朵,官至二品,年过四十,仅此而已。”最后,他把父母托付给妻子抚养。此时的胡林翼已经“没有了对家庭的私欲。”仿佛命运对胡林翼太过宽厚,当胡林翼在湖北前线苦战时,湖北巡抚因城破而自杀。朝廷任命胡林翼为湖北巡抚,他很快成为其政府中的行省之一,超过了推荐他的曾国藩(驻跸侍郎)。在动荡不安的湖北,当时“五常城中,人物凋零,官场如乞丐.六十州县,四十七八处沦陷,公私财物尽遭劫掠”《湖南人物年谱》。在这种混乱的局面下,胡林翼能够迅速扭转财政状况,年收入402万,为湘军后方的全面支援做出了重大保障。况且,在曾国藩辞掉胡林翼期间,胡林翼成为湘军系统的领袖。在局势持续恶化之时,如果没有胡林翼的苦苦支撑,历史可能在此刻被彻底改写。曾国藩非常感谢胡林翼在特殊时期的关键作用。玄德曰:“姜、楚、俞、诸将,相安无事。合一家。”如果不是胡林翼的统揽全局的包揽把持,曾国藩数次承认“四省大局,实虞其散”。曾国藩画像胡林翼的品质的高贵在于大局意识极强,却并未突出自己,取代曾国藩的湘军地位,在咸丰帝非常不待见曾国藩,甚至担心给其大权,会威胁满洲统治安全。在这种情况下,胡林翼想尽办法,为曾国藩创造重新复出的机会。对胡林翼的推荐,曾国藩是十分感激的,他曾说:“胡润之事事相顾,彼此一家,始于=得稍自展布以有今日,诚令人念之不忘。”《能静居日记》胡林翼这么做可以想见除了其人生境界高远,知恩图报,不嫉贤妒能外,基于一种历史责任感,更体现了对清朝整体战略意义的把握。无论在三次收服武昌的战役,还是在湘军规复江西、安徽的东进布局中,胡林翼都能站在较高的层面上运筹帷幄,统揽全局。“在湖北胡林翼将军事、民政、人事、治安等一切大权集于一身,有效地协调了前方和后方的关系,重用理财能手阎敬铭居然能做到湖北一省每月筹集四十多万两银子,供养前方战事,在当时可谓奇迹。”“事之成败,不争贼之强弱多寡,而在我辈之和与不和、慎与不慎耳。”在胡林翼这种军心必须同心的思想下,胡林翼用了大量精力去维护湘军内部的团结,与曾国藩早年相比,胡林翼处事更为圆润周到,如左宗棠这样心高气傲不服曾国藩和其他湘军将领的他,却独服胡林翼。曾国藩后来深情回忆胡林翼这方面的突出贡献感慨地说:“大凡良将相聚则意见分歧,或道义自高而不免气矜之过,或功能自负而不免器识之偏,一言不合,动成水火。……外省盛传楚师协和,亲如骨肉,而于胡林翼之苦心调护,或不尽知。”湘军水师对于人才的渴望,胡林翼更是求贤若渴,在当时胡林翼便获“荐贤满天下”的美誉。他在人生的最后岁月还不忘向朝廷举荐人才,其中专门上了一道《敬举贤才力图补救疏》,在这个上书中他极力推举左宗棠、李元度、刘蓉、严树森、阎敬铭等一批人才,这些人都在后来的历史风云跌宕时刻起到了重大作用。虽然只是一个省的巡抚,然而胡林翼却站在最高点,不仅仅守护自己的权力范围,而是以收复所有失地作为从政责任,这种顾全大局的胸襟在当时绝为罕有,这也解释了他为何在自己将死之际还不忘为国荐贤的深刻原因。此外,他又弹劾了一批不合格的高级官员,“以捻匪剽掠河南祥符三十州县,祸且延五省,弹劾胜保欺谩”《湖南人物年谱》又举报即将升任四川总督的曹淑忠虚报功绩,不应升官:“曹淑忠之巧滑,众皆知之,但无人肯直陈耳。”如此弹劾高级官员,胡林翼显然已经忘记自我安危,他直言“臣极知所言为越分”,但是如果不这样做,来之不易的大局有可能因此而大打折扣,因此“狂愚之见,伏乞圣明监察”。胡林翼的气运虽然明知生命已经走近倒计时,胡林翼的精神世界却并未坍塌,相反却更加向学,以彻底贯通早年所未能真正参悟的圣贤之道。经史是支撑他人生最后的柱子,由于军务繁忙,却一如既往的坚持下来。“治经史有常课,仿顾亭林读书法,时任雒诵而已听之……虽病至废食,犹于风雪中张幄听讲,不少休。”他还专门聘请儒学名士,切磋学问,并要求对方对自己的一言一行不符合圣贤道理的地方进行监督和改正。越到生命的最后关头,胡林翼对理学的强烈渴望就瑜伽热切,“行军所至,日夕支帐为邸,烧烛席地以讲”。在病重后,胡林翼“是口不能食而犹能预言,耳亦犹有闻,岂以病而废学哉!”儒将胡林翼这个年少轻狂,出身富贵的公子哥式的人物,在官场的砥砺磨练后,变成了中年发奋读书,忘却了任何物质上的追求和享受,晚年到了“维德日新,几于哲圣”的境界。放得开到收得住,成就了从俗世升华到圣贤的转身,在其临终之际,左宗棠藐视胡林翼的人生最后情景说:“血尽嗽急,肤削骨峙,频闻吉语,笑仅见齿。”一生情感颇为克制的曾国藩在接到胡林翼病逝的消息后,“惘惘若有所失”,感叹“从此共事之人,无极合心者矣。”同治六年,胡林翼已经去世多年后的一天,曾国藩与机要幕僚深情回忆其胡林翼的人生往事。二人将胡林翼与孙权、曹操、陆逊、诸葛恪等人相提并论。赵烈文说起孙权惦念吕蒙又不敢打扰而在墙上打孔偷看时,说他是“儿女床笫之爱,殊非大雅”,曾国藩笑着称是。接着赵烈文说:“胡润芝颇得古人家数,金国琛以贫乞返,立馈千金;鲍超母病,时致参药;为子纳罗罗山之孙,以疆臣二位统将之晚辈;先恶刘霞仙,继折节事之,皆英雄举动也。”最后赵烈文感叹说:“如果胡润芝在开国龙兴之际,李靖、徐茂功、明代的徐达、常遇春这些人未必赶得上他,可惜未能遇到机会。”曾国藩听了掀起胡须赞叹说:“此吾运气口袋之说也”,曾国藩认为人生都是气运所主,而七尺之身,就是用来承载运气的,他这样说,也认同了胡林翼的运气不好的观点。胡林翼的一生作为,显示了他确实是晚清官场中一位罕见的杰出人才,在其从贵贵阳资讯州到湖北的作为,深得清廷的认可,并对其寄予厚望。从一个道员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跃升为湖北代理巡抚,再过一年就加头品顶戴,实授巡抚,转年又加太子少保衔,比此前仕途顺畅的曾国藩速度更快。咸丰二年曾国藩之前曾国藩已经是五部侍郎,但一直用八九年的时间,才有了一个实职,如果胡林翼能够运气好活的长一点,那么南京大胜后唯一封侯的是曾国藩还是胡林翼也未可知。带着短暂而耀眼的光芒,胡林翼如同巨大的星辰在晚清暗淡的夜空中释放出巨大的星光,然后迅速坠落,在历史的转折处,留下一抹耀眼的光辉。本文重点参考了唐浩明《评点曾国藩奏折》、《能静居日记》、《胡林翼政迹与人生》、《晚清重臣阎敬铭》、《曾国藩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