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贵阳房产 - 乔红从“茅台董事”到“入狱”经历了什么?

乔红从“茅台董事”到“入狱”经历了什么?

发布时间:2022-07-14  分类:贵阳房产  作者:admin  浏览:8786

2009年,他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转眼间,又是13年。乔红,22年前当上茅台董事的时候,放下豪言壮语:我家不会在茅台工作,也不会给家里批茅台酒。他说这话不到7年,相关部门就找上门来了。结果,这位当年贵州省最年轻的副厅级干部,最后一头扎进了茅台的酒窖,被“噎死”。1953年,乔红出生于山西省昔阳县。6岁时,他随父母去了贵州。从此,乔红逐渐在贵州长大,最后落到了贵州。六十年代末,和当时大多数年轻人的选择一样,乔红穿上了军装。2岁时,乔红调到地方任职。年轻时,乔红喜欢文学和音乐。他甚至还写过小说,一度认为从事文学创作也不错。因为文笔好,我跳槽后的第一份工作是毕节地区广播局。他的政治生涯可以被称为马平川。从广播局出来,很快成为毕节地委专职书记。到70年代末,他已经是科级干部了。仕途真正的转折点是在乔虹担任共青团毕节地区委员会书记的时候。他成了正处级干部。任期结束时,乔红被调到纳雍县任县长。他还担任毕节纺织工业局局长。这些简历都是乔红在25岁到40岁之间完成的。当时,因为干部队伍被要求年轻化、专业化,乔正好赶上了这股风。任职期间,乔虹还拿到了经济管理专业的大专文凭。可以说当时很多人都很看好乔红。1996年,贵州省轻工业厅将选派一名副处长。年轻,有大专文凭,多年基层经验,这些都成为乔红的资本。在随后的考察、笔试、面试中,乔红一个个顺利过关。最终,43岁的他成为贵州官场最年轻的副厅级干部。当时他是副局长,主要分管贵州省的白酒行业。这也为他后来接手茅台埋下了伏笔。乔红在任期间,主导了习酒的破产重组,同时解决了珍酒酒厂的经营困境。这两起事件都显示了乔虹的企业管理能力。四年后,政府机构和部门将进行重组,轻工业部将被合并和取消。大部分干部职工需要分流。乔红的职业生涯也迎来了分水岭。也是在这一年,原茅台酒厂改制上市,正式由过去的国家管理,成为自负盈亏的企业。因为被认为“精通经济”,组织认为乔红是茅台企业的一把手。对于乔红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人生选择。如果不去,下一步无非就是被调到其他行政部门继续尝试。如果你去了,虽然你还是国企领导干部,但你的主要工作将是从过去的从政下海。据说乔红当时没有犹豫,一组织谈话就答应去茅台工作。如果乔宏有长眼睛,能预见不远的将来,他根本抵挡不住诱惑。或许,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那个时候去茅台工作。其实乔红觉得茅台酒厂是最好的平台。他把茅台酒厂比作一艘航空母舰,作为掌舵者,他将在浩瀚的大海上自由驰骋。信心满满,但当时的茅台酒厂其实是危机重重。自1953年国家兼并茅台镇几家民营酒厂,成立国有茅台酒厂后,茅台酒厂在近半个世纪的经营中,从未经历过市场的洗礼。茅台作为国酒,从来不愁卖不出去。尤其是1997年以前,没有领导的批准是不可能买茅台酒的。所以,即使很多国企转型改制,茅台也从来没有考虑过长期做市。直到1998年,金融危机带动的蝴蝶效应让茅台酒实际上出现了滞销。也就是说,从那以后,随着年代的衰落 所以工厂是茅台镇,茅台镇其实是个大酒厂。乔红来到茅台镇,分不清边界在哪里。工厂里全是镇上的居民,工厂的主干道上有各种各样的摊贩。乔红还发现,有些工人,甚至像农民一样,光着膀子,光着脚去上班。事实上,茅台镇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人在酒厂工作。在现在的经营理念中,这似乎是农业时代的一种原生态体现。但从20世纪90年代末到21世纪初,效率就是一切。所以当乔红看到这一切的时候,他的大脑已经在思考如何做出改变了。此时,47岁的乔红,官位是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他还是酒厂的厂长、党委副书记。此时,集团董事长为季克良,股份公司董事长为袁仁国。季克良在乔虹上任时已经69岁,此前已经5次推迟辞职。袁仁国是酒厂的老人。18岁进入酒厂,从此从普通工人做到酒厂领导。所以和前者相比,乔红无论是资历还是人脉都属于外族。再者,这个时候,季克良和袁仁国都是正厅级干部。而乔鸿仍然是副厅级。所以乔虹上任后要做出改变还是很难的。事实上,他上任以来,因为对酿造技术不熟悉,主要工作也是营销和销售。不过乔虹是先从企业管理入手的。乔红要求所有员工着装上班,并持有工作证。在销售层面,乔红在全国招募代理商和经销商。同时大规模建立了一批专卖店。随着这一系列的变化,茅台的销量一路飙升。从乔红上任到2007年出事,茅台酒的销量增长了7倍,年销售额近70亿。有人认为这是因为乔红懂经济管理,所以创造了不错的业绩。但也有人认为,以乔红的地位,一个人坐在上面,只要不是妖就能把酒卖出去。反对者认为,茅台这个品牌早在一百年前就建立了。只要不出现大的失误,业绩绝对可以刷上去。另外,随着社会经济发展越来越活跃,那个时期对茅台的需求是巨大的。但葡萄酒是有限的,尤其是年份酒,更是有限。这样一来,茅台酒厂进入市场就是一个舶来品可以活下去的局面。所以,酒根本卖不出去。反而是供不应求的局面,为外界贿赂茅台高管提供了绝佳的温床。事实也证明,上任之初就大声喊着不准私批酒的乔红,倒在上面,绝非偶然。第一件事是2002年韩日世界杯。原来,乔虹除了早年爱好文学,还喜欢足球。早年在毕节地区任职期间,他还是当地的足协主席。所以,2002年,乔洪给酒厂员工和经销商的福利,就是去韩国现场看球赛。承办此次活动的,是山东一家旅行社。根据后来的调查,这家旅行社,是山东经销商姜国武从中牵线的。而茅台这边和旅行社,签订了阴阳合同。明面上,茅台组织这次活动,按照每人3.7万元,总共是800万元。而旅行社方面,则是按照每人1.7万元,总共500万元来收款的。这中间有高达300万元的差额。后来乔洪被调查后发现,这其中的一部分,被他装进了个人腰包。这件事发生在2002年,此时乔洪出任总经理还不满两年。不过,此事在当时虽然引起过争议和关注,但随即也不了了之了。另一方面,也有消息称,阴阳合同事件前后,贵州纪委已经多次接到对乔洪的举报了。而且,大部分的事情,都跟受贿有关。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乔洪到茅台工作才两年左右,他在经济上就出现问题了。当然,在乔洪未被正式立案调查之前,也有人觉得,涉及到乔洪的相关举报,无非就是官场常见的各种矛盾和相互捅刀子,不足为奇。所以,从2002年到2007年,中间又是5年,乔洪才被立案调查,并正式被逮捕。2007年5月10日,乔洪被调查的消息不胫而走。媒体蜂拥到了茅台镇,据说由于记者太多,茅台镇根本住不下。4天后,茅台公司发布了一则通告。乔洪因工作原因,调任贵州国资委任副主任,免除其在茅台的总经理职务。这次的调任只是一个烟幕弹。又过了4天,贵州省常委会研究决定,对乔洪实施双规。而就在此前的4月份,乔洪家里的5位亲属,已经被纪委调查了。当时外界盛传,乔洪的四弟乔建华,在上海、北京、深圳、青岛、贵阳开设多家公司,大肆倒卖茅台酒。而更早在当年的3月份,茅台酒的山东经销商姜国武,去重庆参加全国糖酒会,刚下飞机,就被贵州方面带走,配合调查乔洪案了。乔洪被双规半年后,正式批捕。此后,有关乔洪受贿的各种消息也相继传出。让人大跌眼镜的是,2000年底,也就是乔洪上任茅台的第一年,他就开始受贿了。此后6年多的时间,乔洪先后受贿100多次。平均来看,每年受贿的次数都在20次左右。这意味着,几乎每个月都有人给乔洪送钱。受贿的人数有22人,贿赂款达到了1323万余元。这还仅仅是乔洪单独接受的贿赂款。这些年里,他还和弟弟乔建华,共同受贿218万余元。除此之外,案发后从乔洪家里,又搜出了812万余元巨款,乔洪无法说明合法来源。有意思的是,2007年4月,对乔洪展开调查的时候,乔洪还给贵州省的主要领导写过一封信。他声称,自己如果给弟弟批过一瓶酒,让弟弟做过一笔分管的业务,他愿意接受组织的任何处理。最后的结果是,乔洪愿意接受处理的愿望实现了。至于给乔洪行贿的,基本都是各地的经销商。由于茅台酒供不应求,尤其是年份酒产量有限,经销商为了能拿到货,可谓想尽了各种办法。很多经销商,甚至是先给钱,而后再等着拿货。还有的经销商,拿着各种领导的批条来拿货。如果说茅台酒厂在改制前,通过批条拿酒,仅仅涉及的,还只是特权现象。而改制走向市场后,一方面茅台是国贵阳资讯企,另一方面,酒的供不应求,仍旧促使着外界想尽各种办法来从中获利。于是,一手握着权力,一手握着资源的乔洪,就有点“酒不醉人人自自醉”了。2008年10月庭审期间,乔洪也坦承,做了国企老总,自己过去的观念也悄然发生了变化。权力和资源都掌握在手,外界主动来送钱都得排队。所以,这种诱惑太大了。2009年1月,该案作出判决,乔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弟弟乔建华,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至此,茅台镇成了乔洪仕途人生的终结地。值得一提的是,13年后的2021年,茅台元老级人物袁仁国也被判无期。至于落马的原因,和当年的乔洪如出一辙。不过,袁仁国收受的财物高达1.12亿元。乔洪当年收的那点钱和他比起来,简直是九牛一毛。文|二十二图片来源网络,侵权联系删除